网站Sitemap|导航地图
但此后并未快速崛起
2019-01-19

  【中国电信翼支付混改落定 运营商激战金融科技】中国电信旗下翼支付历时9个月的A轮引战增资近期获得央行审批通过。在此轮引战中,翼支付通过引入前海母基金、中信建投、东兴证券和中广核资本等4家战路投资人融资9.45亿元,迈出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关键一步。(中国经营网)

  中国电信旗下翼支付历时9个月的A轮引战增资近期获得央行审批通过。在此轮引战中,翼支付通过引入前海母基金、中信建投、东兴证券和中广核资本等4家战路投资人融资 9.45亿元,迈出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关键一步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本轮融资将用于公司金融科技能力打造、普惠金融场景建设和金融风险防范提升,破除发展中存在的市场化经营机制问题。在完成首轮增资后,翼支付计划在2018年至2019年上半年进行第二轮融资;2019年下半年至2020年,将适时启动独立IPO计划

  尽管拥有海量用户和巨大资金资源,运营商系的金融科技公司在此前的多年间并未在市场上找到获得太强的存在感。一方面,金融业务的非主营地位让这类公司在业务推进和创新动力上稍显不足,更重要的则是机制体制上的束缚使其曾经错失了一些重要发展机会。但随着翼支付混改完成、中国移动旗下成立全资金融科技公司、中国联通继续加码增资招联消费金融,运营商势力在金融科技战场上正在引发更多关注

  官方信息显示,目前翼支付与甜橙理财、橙分期、甜橙保险、甜橙信用等业务板块构成了“甜橙金融”的业务矩阵。记者了解到,除了第三方支付,甜橙金融目前已持有基金结算、商业保理、融资租赁、保险代理、网络小贷、企业征信等牌照

  在上述业务中,作为甜橙金融核心业务的翼支付是国内最大民生缴费服务供应商和中国电信第一大通信费充值服务商,在移动支付市场占有率处于第二梯队,注册用户数5亿,月活用户数4300万,累计发展1000万商户

  据此前引战时披露的财务数据,翼支付2015年净利润-5941.65万元,2016年净利润-16569.62万元,2017年净利润552万元,而2018年1月末净利润达到4195.29万元

  此前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的引战公告显示,翼支付对战略投资人提出了几项门槛:包括同时具有银行、保险、证券、信托、信用评级等金融牌照、有领先的零售业务水平、多元化的产业业态布局、国民经济产业龙头、旗下拥有领先的科技公司等

  上述引战的资源门槛,也正是甜橙金融面临的业务短板。根据记者上文梳理,甜橙金融下辖的金融牌照均是“小牌照”,而在“大牌照”上明显缺乏。有接近甜橙金融的人士认为,牌照缺乏不利于从支付到金融科技转移,在基金销售、消费金融、直销银行等牌照上补齐短板则是转移前提

  而上述大牌照涉及业务领域也是甜橙金融未来发展的重点。近年来,在支付入口上叠加综合金融服务成为众多第三方支付机构普遍的转型方向。而其中,消费金融代表的利润塔尖已是兵家必争之地。以另一大电信运营商联通为例,其和招商银行分别参股50%的招联消费金融近年来发展迅猛,2018年半年报数据营收30.4亿元,同比增幅83%,净利润约6亿元,同比增幅 10.9%

  据记者了解,与拥有流量入口的互联网巨头类似,橙分期的模式仍是以“助贷”为主,从银行、消费金融等机构获取低成本资金。甜橙金融总经理罗来峰在2018年12月接受包括本报在内的媒体采访时曾透露,“橙分期目前的日均大概3万户的级别,还要往上走,现在分期资金规模百亿级,明年要做到1500万用户。”此外,保险、证券等一系列产品均已开展,在牌照加持下,有望快速铺开

  在解决牌照短板之外,引入战略投资完成混改的重要价值在于,有望解决此前甜橙金融体制机制不够灵活等问题

  有支付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运营商的国企背景此前确实限制了一些创新性业务的发展。内部流程繁琐、开展新业务需要层层审批,很容易就错过了发力的时机

  在甜橙金融内部人士看来,蚂蚁金服、腾讯金融科技、京东数字科技多是通过资本运作快速获取战略协同资源、布局金融科技各业务领域,因此翼支付也需通过引入外部战略投资人获取战略协同,提高经管决策效率

  甜橙金融方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引战资源的落实正在进行,包含但不限于战略投资人派驻相关专业团队与公司开展业务合作。“公司引战后,将组建新的公司三会(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战略投资人通过三会参与公司治理和重大决策事宜。”

  事实上,坐拥流量和渠道的三大电信运营商对金融的布局早已有之,而支付则是首个水到渠成的业务模式

  从成立时间上看,三大运营商的支付公司均成立于2011年,其中联通支付还是首批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的27家公司之一。记者注意到,在网联清算公司的发起人中,翼支付进入了网联董事会,持股比例为2.77%,仅次于支付宝、财付通和京东支付。而中移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与联通支付有限公司分别持股1.64%和0.84%。这也一定程度体现了三大运营商在支付领域的行业规模和地位

  有曾经参与三家运营商之一支付业务早期建设的某收单机构人士告诉记者,早期运营商布局支付业务,主要为解决用户线上充值走支付通道生成的手续费,这部分剩下的费用甚至可以抵消掉大部分运营成本。但主要支付场景非常有限,除了话费充值就是运营商的网上商城。“在没有微信的年代,这种通话费依赖还很深,作为运营商不靠支付业务去赚钱,也就没有动力去做各种拓展和突破,用户量越大,这种动力就越小。”

  此外,运营商的体制机制限制也是重要制约因素。该人士透露,其此前服务的运营商省级公司通常权重很大,总部市场部的只有派核心业务指标的权利,因此发展支付业务在各地受到的支持度不同。“短时期靠资源和资金优势可以快速冲量,但由于各种因素缺乏后力和持续性,比如领导任期结束一些方向就调整了,并没有把支付或者金融作为核心战略长期推动。”

  因此,不难发现,在从互联网支付到移动支付的关键迭代中,即使掌握着用户的“手机终端”,运营商系的支付机构曾错过发展机会。根据益普索发布的《2018第三季度第三方移动支付用户研究报告》,在支付宝和财付通合计将近九成的市占率之下,翼支付的份额是5.7%,移动和包只有3.2%,而中国联通的沃支付甚至没有数据入榜

  不过,记者注意到,随着“断直连”完成后四方模式归位,包括翼支付在内的多家机构2018年以来都开始明确向聚合支付领域发展,作为支付宝、微信支付受理终端的角色出现,避免与二巨头正面争夺C端用户的同时可以扩展营销、导流等功能

  在第三方支付市场上,即使背靠电信这样坐拥7亿用户、渠道可以下沉到村一级的巨头,翼支付此前的商户拓展同样艰难。罗来峰曾告诉记者,翼支付曾经采用的方法是拓展一家家商户,但是很困难,聚合支付相当于“借船出海”,可以有望快速做大规模。据其透露,翼支付2019年将投入200亿元红包资源,计划拉动1500多万家商户,撬动5000亿元市场

  但并不是所有运营商均走的是支付叠加综合金融的路线。以联通为例,虽然其“沃支付”存在感不强,但其2014年起通过和百度、富国基金合作成立互联网理财平台“沃百富”,也逐步涵盖了投资理财、消费信贷、保险等服务。此外,其通过参股招联消费金融亦获得丰厚回报,并在2018年投入10亿元对该消金公司完成了新一轮增资

  而中国移动的金融布局则通过2018年年底成立“中移动金融科技有限公司”重回市场视野。中移金科提出在融合支付、特色电商、金融科技三大业务板块发力。值得注意的是,移动旗下的和包支付在2016年交易规模就破万亿元,还在当年一度创新过手机刷公交地铁等业务,但此后并未快速崛起。目前关于和包支付的最新数据截止到2017年,用户注册量2.5亿人次,交易规模超过2万亿元。而中移金科此后能否形成发展合力,仍需要观察

  有速度!具体减税政策落地!财政部税务总局正式下发通知 惠及1798万家企业

  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推荐: